首页 > 新闻 > 全球

分享到微信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唐宁街10号易主:梅姨6月7日辞职,谁将接盘脱欧乱局

第一财经 2019-05-24 15:33:46

近半年来,梅输掉三次脱欧协议的关键投票,也躲过两次保守党和工党发起的不信任投票,失去了几乎全部内阁成员的支持。

在特蕾莎·梅临危受命接过英国首相之位近三年后,悬在她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。

24日,特雷莎·梅发表讲话,宣布将于6月7日辞去首相一职。

三年前,她还是英媒口中的“新铁娘子”。她曾斩钉截铁地宣称,“无协议”总好过“坏协议”。三年后,她变成了议员口中“不肯放权”的“软弱”首相,拿着填入关税同盟选项的“坏协议”苦苦支撑。

近半年来,梅输掉三次脱欧协议的关键投票,也躲过两次保守党和工党发起的不信任投票,失去了几乎全部内阁成员的支持。

梅辞职日期宣布后,英镑对美元短线上扬10余点。此前脱欧乱局拖累英镑,连续10个交易日收跌。23日英镑对美元报1.266,创今年1月以来新低,英镑兑欧元报1.135,为今年2月中旬以来新低。

梅带领的英国脱欧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,没有了梅的英国脱欧又将走向何方?

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

当地时间24日,梅将与保守党后排议员组织1922委员会领袖布雷迪(Graham Brady)见面,商定明确的离职日期。据英媒报道称,尽管布雷迪希望这一日期越早越好,但梅应该会作为在任首相在6月初接待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访问。

英国独立智库“变革欧洲中的英国”副主任阿什伍德(Simon Usherwood)告诉第一财经记者:“有趣的是,英国议员对梅的不满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,去年12月他们也有过几次机会让她下台,但却没有这样做。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,罢免她并不会解决问题,而只会成为新首相同样需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但近来的事态发展,让保守党议员尤其是梅的内阁成员,再也坐不住了。

在英国成功避免在3月29日无协议脱欧后,梅的思路却走进了死胡同:她试图与工党进行跨党派谈判从而推动协议通过,但在持续6周的拉锯战后,谈判最终破裂。

英国保守党派智库The Bow Group主席哈里斯-昆尼(Benjamin Harris-Quinney)对第一财经记者评价道:“对一位保守党首相来说,想要依靠工党的支持是非常危险的。工党想要发起重新大选的目标超过一切,也将会动用所有权力达到这个目的。”

因此,梅随后坚持要进行第四次议会投票的脱欧协议法案(WAB),就显得荒谬而无谓。在这份法案中,梅允许对脱欧协议进行二次公投,允许英国短期留在关税同盟中,并又提出了欧盟屡次拒绝的北爱后备方案的替换条款。

对此,梅的内阁成员、下议院领袖里德索姆(Andrea Leadsom)心灰意冷并直接宣布辞职。保守党强硬脱欧派、前外交大臣约翰逊(Boris Johnson)则评论称:“这份法案违反了我们的信条,我会投反对票。我们可以并必须做到更好,完成民众所托。”

而一直要求二次公投和关税同盟选项的工党也对此吹毛求疵起来,工党领袖科尔宾(Jeremy Corbyn)一方面称想要永久的、而非暂时的关税同盟,另一方面也质疑即将换帅的保守党是否会延续梅的方案,这份协议可能即使通过也是徒劳。

复旦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曾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现在英国脱欧的僵持已经变成政党各打算盘的相互博弈。在这种情况下,梅下台了问题可能仍然无法解决,但梅不下台,问题一定得不到解决。

工党前大法官法尔考纳(Charlie Falconer)用一句反问指出了梅必须下台的原因:“她无法与工党达成协议,她无法与欧盟进行对话,她除了脱欧没有任何政绩,但在脱欧上她也无处可去。她到底为什么还紧抓着权力不放?”

从“脱欧就是脱欧”到被迫辞职

由强硬脱欧派保守党议员组成的欧洲研究小组(ERG)领袖里斯-莫格(Jacob Rees-Mogg)曾多次抨击梅“软弱”的脱欧政策,并评价称:“她黔驴技穷、自欺欺人。”然而,这并不是梅刚开始其首相生涯时的模样。

在英国前首相卡梅伦(David Cameron)因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引咎辞职前,梅作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内政大臣,已经在此职位上坐了六年。在她上任头三年,全英国犯罪率下降超过10%的同时,她管辖的内政部门还能有预算盈余。此外,她还推出严苛的移民政策,限制非欧盟籍移民,并拒绝了欧盟提出的义务接收难民的份额。

2016年7月11日,作为新首相人选,她发表了那句流传甚广的“脱欧就是脱欧”(Brexit means Brexit),显露强硬的脱欧立场。在这场演讲中,她承诺不会允许二次公投,不会尝试留在欧盟中,也不会在将来以某种途径重新加入。但在接下来的三年中,她在诸多“不得已”中不断“打脸”,也带着英国渐渐陷入脱欧泥潭。

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协会全球行动项目主任阿尔卡罗(Riccado Alcaro)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造成梅走到今天局面的原因是:“尽管大多数英国选民选择英国脱欧,但是对于英国的脱欧选择却缺乏多数一致,无论是整个议会还是整个国家都是如此。”

一方面,2017年6月,英国大选后保守党失去多数席位,因此只能向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(DUP)谋求支持,也因此必须在脱欧协议中满足DUP不和爱尔兰设立硬边界的要求,并最终陷入了两难的被动局面。

另一方面,英国议会已经进行了多次指示性投票,对多种脱欧选项进行投票,却没有一个选项获得多数支持。

梅无法兼顾相悖的各方利益,也无法找到获得多数支持的脱欧选项。为了推动脱欧进展,梅曾呼吁称,英国还有比脱欧更加重要的国内议程需要进行。但现在的情况正如法尔考纳所讽刺的:“除了脱欧她没有任何政绩,而在脱欧上她也无处可去”。因此,她只能黯然离开。

谁来接过“烫手山芋”

阿什伍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保守党新首相面对的仍将是内忧外患,比如,在议会缺乏多数席位,需要安抚地位和需求微妙的DUP,以及绞尽脑汁想将保守党赶下台的工党。

国际政治经济欧洲中心(ECIPE)英国部主任海尼格评论称:“梅首相任期的尾声到了,她处理英国脱欧的方式也的确糟糕。但是我完全不确信,她的继任者能从她的教训中吸取正确的经验。”

那么,下一位接过这一“烫手山芋”的人会是谁?

目前,英国前外交大臣、同时也曾担任过伦敦市长的约翰逊是最热门的人选。从上世纪90年代在布鲁塞尔担任通讯记者以来,他就是明确的欧洲怀疑论者。本月,一直对竞选首相闪烁其词的他却直接公开承认,他会参选首相竞争。

此外,环境大臣戈夫(Michael Gove)也是下一任首相的有利竞争者,他和约翰逊曾在2016年脱欧公投中为离开欧盟公开站台拉票。此前,他对梅始终表达支持态度。

英国送走了脱欧立场越来越“软”的梅,保守党需要一位更加强硬的脱欧派领袖。因此,据英媒分析,英国外交大臣亨特(Jeremy Hunt)、内政大臣贾维德(Sajid Javid)和刚刚辞职的里德索姆等立场鲜明的脱欧派,也都在候选名单之上。

责编:盛媛

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
  • 第一财经
    APP

  • 第一财经
    日报微博

  • 第一财经
    微信服务号

  • 第一财经
    微信订阅号

点击关闭